從印度回國之後,久久不能退燒,去DVD店時,發現了兩支有關印度的電影,毫不思索的租回家瞧一瞧!

『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』

P1080359.jpg 

看到封面及標題時,以為是一群天真、活潑的印度孩子以他們的角度去拍攝他們所認識的世界,沒想到影片的內容跟糖娘臆測的差距甚大。

這是支敘述真實生活的紀錄片,不濫情,沒有一般拍攝貧窮世界所呈現賺人熱淚的畫面;女導演澤娜布里斯基Zana Briski)於1998年在朋友的帶領下深入加爾各答的紅燈區,並且在紅燈區內跟妓女們居住多年,在這個充斥著娼妓、嫖客、毒蟲、販毒、貧苦、污穢的生活背後,妓女戶的子女幾乎無法避免步上父母親的後塵,女孩世世代代從娼,男孩幫傭跑腿販毒。

由於生活環境的關係,小小年紀的他們有別於一般孩童早熟,孩子們跟著澤娜布里斯基學習攝影,透過鏡頭傳達的畫面有著特殊的構圖,現實生活中敏銳心思的觀察下有很不一樣的人文色彩,也激發其潛在的藝術天份。

澤娜布里斯基清楚的知道唯有教育才能幫助孩子們脫離目前的環境,於是竭盡所能幫助他們就學,但是四處奔波尋找寄宿學校的澤娜布里斯基屢遭挫折,因為所有的學校均不收毒販、娼妓、罪犯的後代。教育需要經費,澤娜布里斯基幫孩子們舉辦攝影展,希望藉由攝影展的推廣,取得相關資源、關懷與贊助,以便募得孩子們的就學基金,也因為攝影作品讓各界嘖嘖稱奇,讓這些孩子聲名大噪,而其中最具天賦的阿吉(Avijit)受邀至阿姆斯特丹參加有關攝影協會舉辦為期一個星期的活動,阿吉的身份背景要取得護照是難上加難,他最後能夠圓夢至阿姆斯特丹嗎?這些孩子最後有學校肯收留嗎?如果有機會受教育他們的父母或親戚(有些孩子沒有父母,監護人是親戚)又是抱持著怎樣的態度?孩子們能夠適應新環境的生活,為自己的未來而努力嗎?

 

關於澤娜布里斯基Zana Briski

出生於英國倫敦,取得劍橋大學神學暨宗教研究碩士學位後,前往紐約國際攝影中心學習紀實攝影。

1995年首度造訪印度,她開始旅行並拍攝印度婦女生活的殘酷現狀:殺害女嬰、童媳、因嫁妝太少被殺害、寡婦殉夫等等,並製作殺害女嬰的專題報導。

她曾獲得多項大獎及獎助金,包括索羅斯的「開放社會研究院」獎助、「艾莉西亞派特森基金會」獎助、「紐約藝術基金會」獎助、「霍華查普尼克」卓越新聞攝影大獎及「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」大賽的首獎。

澤娜布里斯基原本無意拍攝妓女的想法,直到1998年一位朋友帶她去加爾各答的紅燈區內,就在踏進迷宮般陋巷的那一刻,她明白了這就是她去印度的原因。她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取得管道進入這個窯門禁地,跟這群婦女們一起居住多年,真正了解她們的生活。

2000 年開始,她開設一系列攝影工作坊供加爾各答的娼妓子女學習。這群孩子拍攝的相片於 2001 年在紐約的蘇富比拍賣會上拍賣;並刊印在「國際特赦組織」2003年的月曆上。

2002 年,澤娜與羅斯考夫曼共同執導;描述加爾各答娼妓子女生活的紀錄長片【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】,獲得「日舞學院」、「傑榮姆基金會」及「紐約州藝術委員會」的獎助。2002年,澤娜創立「相機兒童」一所非營利機構,目的是透過教導貧童學習攝影藝術,使其建立自信並發展才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糖比牙多 的頭像
糖比牙多

糖比牙多

糖比牙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